葛二嗝儿

画渣渣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配色草率......我要随缘了....( ⌯᷄௰⌯᷅ )

烦烦生日快乐!

少天生日快乐!喜欢你。(●v●)

不管好不好,总是要慢慢来的。
看看过这个暑假,会变得什么样呢?

我爱草图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风被锁在学校外了


    风被锁在学校外了。
    当我用手撑着栏杆从窗口探出头来时,风就被放出来了。它涌了进来,拨乱了长发,迷了双眼,它从发丝间窜走,又掠到了身后。
    它就要在屋里好好喧闹一番了。
    它猛地撞上了墙壁,沿着墙的角度又窜到了别的地方,它把地上的纸片儿扬起,旋它上几个圈儿,又乱抛在了别的角落去,它把天花板上的白粉磨下,扔撒在空中又卷出屋外。它欢笑着,跑着,散着,聚着,卷着,发出“呼呼——”的声音。它像是有种大无畏的精神,它像是要把它在外面的习惯带进学校来,它那自由散漫的性子。
    但这是不被允许的。
    抬手移动窗子,将其关上。在这时,风忽然凝固了,世界也猛地寂静了。被扬起的纸片儿懒懒散散地飘落下来,白粉也悄然无息地混在了浑浊的空气中,这屋中像是没了生机。因为这已没了风,那凝固了的空气也只是风的尸体罢了。
    轻轻慢慢地呼吸,空气轻轻慢慢地进入肺中。总觉得屋里的空气十分浑浊,那浑浊独在喉咙里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 忽的回忆起风划过时的清凉,忍不住推开了一小条缝隙,风又挤了进来,又想喧闹了。
    静静地站着,吐了口浊气,清凉的风灌入胸膛,神清气爽。
    不知不觉,缝隙越来越大。
    于是乎,风,它又开始无赖了。
    但它换了个方向,它向走廊冲去,不做一丝停留,只是一昧地冲向尽头,然后极快地拐了一个弯,窜入了一旁开着门的教室。
    想阻止,但晚了,风已扰乱了同学们的思绪。
风扬起他们桌上堆放的试卷,作业本和书也被翻得“呼呼啦——”地叫唤,同学们有的惊叫地猛地站起,慌乱地抓向试卷,惶恐它卷出窗外。抓住之后,便责骂是谁开的窗,让风如此调皮;有的用手拢了拢被风刮乱了的秀发,闭上双眼,感受这短暂的清凉,不禁愉悦起来;更有的同学不慌不忙,不急不躁,即使被风所惊扰,也能马上平静下来,整整书堆,沉入他的小小世界。。。
风最瞧不起第三种人,它猛地向他进攻,不服气地撞向他的作业与头发,扰乱他的心绪、头发被甩来甩去,扰了他的视线,书页即使被压住,但过了一会也会被风给掀起来。
    于是乎,这位同学放弃了,他合上书本,闭上双眼,还还低吐了一口气,舒展身体,小憩起来。。。
    不管怎样,风的目的达到了。
    班里已没有原先的浑浊与紧张感,同学们都放松了一下心情,甩甩手臂,伸伸懒腰。
就这样,班里忽然就热闹起来了,同学们把被风所扰与学习所受的压力转换成与朋友交的轻松愉悦。相互微笑着感叹这风的清凉。
    风就这样带走了班级里的燥热与不耐。
   “叮铃铃——”上课的预备铃忽然想起,同学们又迅速地进入了学习状态。
    我又走到了窗前,让风停下,然后回到教室看着那些散发着青春活力的同学们又在埋头苦读,忽然说道:“你们跟风好像啊。”

加油ʕ̢̣̣̣̣̩̩̩̩·͡˔·ོɁ̡̣̣̣̣̩̩̩̩

手已经直接略过了ʕ̢̣̣̣̣̩̩̩̩·͡˔·ོɁ̡̣̣̣̣̩̩̩̩

加油吧!
唔,总会慢慢好起来的!ʚتɞ